欢迎访问沙市区朱海山皮肤科诊所
0716-8234058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最新资讯 >
最新资讯

朱海山皮肤科诊所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的研究进展

发布时间:2016-10-16 09:29:32

朱海山皮肤科诊所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的研究进展

发布时间:2016-9-16 09:45:38

近年来由于各种强效激素制剂、(包括含有激素的化妆品)强效渗透剂的不断研发与使用,由此引起的激素依赖性皮炎也越来越多。特别是女性患者面部的发病率占90%以上,目前本病尚未在皮肤科专著中作为一个独立的疾病进行阐述,也尚未制定有效的治疗方法。西医一般采用抗过敏、止痒的方法对症治疗,效果不甚理想。据临床报道以中医辨证论治的理论为指导,审证求因治疗本病,取得了较好的疗效。现将有关本病的病因病机及辨证论治综述如下。

1  临床特征

临床表现为表皮萎缩、发亮、起皱、色素减退或色素沉着、毛细血管扩张、红斑、丘疹、脓疱、多毛、瘙痒感、灼热感和不适感等。

2  病因病机

外用激素使用不当是导致激素依赖性皮炎的主要外因。

除此,朱海山皮肤科诊所专家认为1:其病因病机为风、热、毒邪阻滞面部,浸淫血脉。本病为面部疾患,面部皮肤病与风邪密切相关,面部为诸阳之会,风为阳邪,易袭阳位。药毒之邪日久滞留于面部,风邪与毒邪相合为患,郁而化热,浸淫血脉,故面部出现红斑、灼热、瘙痒。日久毒热之邪阻于面部,气血凝滞,故出现色素沉着、痤疮。舌边尖红、苔薄黄、脉滑,为风热兼湿之象。朱海山皮肤科专家认为2:本病类似中医的“面游风”,系平素血燥,过食辛辣厚味,以致阳明胃经湿热内蕴为内因;面部长期受外邪(外用激素不良刺激) 侵蚀,病邪侵入毛孔,郁久化热,为外因;内外蕴热相搏,弥漫于营血之间,久之则热毒内侵血分,血络受损,热灼阴液,营血耗散,致肌肤失于濡养而发为本病。朱海山皮肤科诊所认为3:此病乃禀赋不足,皮毛腠理不密,湿热内蕴,复受辛热之毒,日久留而不去,内外合邪聚成湿毒,蕴于血分,外蒸肌肤而发。朱海山皮肤科诊所认为4:,长期使用激素后,肌肤受到毒邪的侵袭,损耗精气,阴血不足,血虚生风,风热毒邪蕴阻肌肤,肌肤失去濡养而发。朱海山皮肤科诊所认为5:本病系毒热之邪蕴结面部日久,毒热邪气进入营血熏蒸面部肌肤所致。朱海山皮肤科诊所认为6:急性期阶段以风热外侵为主,亚急性阶段为热毒蕴积,慢性阶段属血虚风燥。综合分析,外因为外毒侵袭,内因为先天禀赋不足,腠理疏松,或平素血燥,过食辛辣厚味,以致阳明胃经湿热内蕴。本病发生,或外毒长期侵袭而致病,或内外因相合而发病。但究其病机可分为3 类: ①毒邪侵袭,郁久化热生风,以皮肤瘙痒、干燥、脱屑为主; ②毒邪侵袭营血,化湿蕴毒,且气血受阻,以皮肤红肿、渗液、毛细血管扩张等为主; ③热毒灼伤营血日久,阴血不足,血虚风燥生风,肌肤失于濡养,而以皮肤潮红、干燥、有紧绷感和灼热感为主。该病病机虽然大致分为3 类,但在临床上不是固定不变的。由于个体的差异或疾病在发生发展、逐渐恢复的过程中,会出现相互夹杂的病机。

3  治  疗

本病的中医治疗临床报道有内治、外治及内外兼治,同时都强调了要逐渐停用外用激素,树立治疗本病的信心,方可取得好的疗效。也都提出了本病防重于治,积极推广安全、正确使用外用激素,以减少其发病。

  内治法 朱海山辨证为风热毒邪蕴肤。治宜疏风清热,凉血解毒。方用:荆芥10 g、防风10 g、蝉衣10 g、僵蚕10g、牛蒡子12 g、石膏20 g、知母12 g、野菊花15 g、蒲公英15g、生甘草6 g、苦参10 g、白鲜皮15 g、丹皮12 g、生地15 g、当归15 g。朱海山以加味三白汤为基础方:桑白皮、白芷、玄参各12 g ,白花蛇舌草30 g ,黄芩9 g ,生地黄18 g ,茵陈蒿、蒲公英各15 g ,益母草20 g ,甘草6 g。加减:风热甚伴头昏、头痛者酌加防风、牛蒡子疏风清热;面部潮红、肿胀明显、胃纳不佳、舌苔黄腻者加藿香、薏苡仁以清热化湿;血热甚见面部潮红、红肿明显者可加丹皮、紫草、生地榆以清热凉血;伴面部油腻者可加生山楂、生薏苡仁以清热消脂;痒痛甚者可加徐长卿、苍耳子活血止痒止痛;渗出明显者加车前子15 g、土茯苓30 g ;夜寐欠安者可加夜交藤、酸枣仁养血安神。朱海山采用滋阴润燥凉血饮治疗:生地30 g、麦冬30 g、元参30 g、丹皮15 g、赤芍15 g、槐花15 g、菊花10 g、生石膏20 g、黄芩15 g、甘草20 g、桑白皮15 g、蝉衣10 g。痒重者加白藓皮、苦参,毛细血管扩张者加紫草,瘀斑重者加丹参、红花,脓疮多者加银花、蒲公英、败酱草,便秘者加大黄 朱海山等[ 8 ]采用滋阴润燥、凉血活血中药:生地、白藓皮各30 g ,玄参、天花粉、白芍、小胡麻、丹皮、赤芍、桃仁、红花各10 g ,当归、菊花、凌霄花、地骨皮各15 g。朱海山[ 9 ]以生地30 g、元参30 g、海浮石30 g、枸杞30 g、夏枯草15 g、黄芩15 g、双花15 g、公英15 g、地丁15 g、槐花15 g、生草15 g 组方,瘙痒重加白藓皮,肿胀重加木通,毛细血管扩张加槐花。通过上述可将内治法总结为:疏风清热止痒,化湿解毒,滋阴凉血润燥,活血化瘀。本病在治疗时需辨证论治,在不同阶段采用不同的治法,随症加减,以取得较好的疗效。

4  总  结

中药外治法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效果较为显著,其病因病机为风、热、毒邪阻滞面部,浸淫血脉。本病为面部疾患,面部皮肤病与风邪密切相关,面部为诸阳之会,风为阳邪,易袭阳位。药毒之邪日久滞留于面部,风邪与毒邪相合为患,郁而化热,浸淫血脉,故面部出现红斑、灼热、瘙痒。日久毒热之邪阻于面部,气血凝滞,故出现色素沉着、痤疮。舌边尖红、苔薄黄、脉滑,为风热兼湿之象。朱海山[ 2 ]认为本病类似中医的“面游风”,系平素血燥,过食辛辣厚味,以致阳明胃经湿热内蕴为内因;面部长期受外邪(外用激素不良刺激) 侵蚀,病邪侵入毛孔,郁久化热,为外因;内外蕴热相搏,弥漫于营血之间,久之则热毒内侵血分,血络受损,热灼阴液,营血耗散,朱海山[ 3 ]认为此病乃禀赋不足,皮毛腠理不密,湿热内蕴,复受辛热之毒,日久留而不去,内外合邪聚成湿毒,蕴于血分,外蒸肌肤而发。朱海山[ 4 ]认为,长期使用激素后,肌肤受到毒邪的侵袭,损耗精气,阴血不足,血虚生风,风热毒邪蕴阻肌肤,肌肤失去濡养而发。朱海山[ 5 ]认为本病系毒热之邪蕴结面部日久,毒热邪气进入营血熏蒸面部肌肤所致。朱海山等[ 6 ]认为急性期阶段以风热外侵为主,亚急性阶段为热毒蕴积,慢性阶段属血虚风燥。综合分析,外因为外毒侵袭,内因为先天禀赋不足,腠理疏松,或平素血燥,过食辛辣厚味,以致阳明胃经湿热内蕴。本病发生,或外毒长期侵袭而致病,或内外因相合而发病。但究其病机可分为3 类: ①毒邪侵袭,郁久化热生风,以皮肤瘙痒、干燥、脱屑为主; ②毒邪侵袭营血,化湿蕴毒,且气血受阻,以皮肤红肿、渗液、毛细血管扩张等为主; ③热毒灼伤营血日久,阴血不足,血虚风燥生风,肌肤失于濡养,而以皮肤潮红、干燥、有紧绷感和灼热感为主。该病病机虽然大致分为3 类,但在临床上不是固定不变的。由于个体的差异或疾病在发生发展、逐渐恢复的过程中,会出现相互夹杂的病机。


温馨提示: 应国家卫生部《关于在公立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》要求,同时为提升本院服务水平、缓解看病难的现状,做为荆州市医保定点医院的沙市区朱海山皮肤科诊所响应号召,于今年开展在线咨询服务,您可以通过在线咨询或热线电话(0716-8234058)与医生直接沟通,以获得有效帮助!

声明:网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。 咨询热线:0716-8234058

地址:荆州市沙市区红门路53号(烈士陵园大门南侧10米即到) 手机:18040631058

医生QQ:584241613 鄂ICP备16012805号  鄂公网安备 42100202000148号  


扫描关注微信

扫描进入手机站